草莓兔兔子

你吹吹晚风,勇敢又坦荡。

搞个置顶

这儿妖妖绫。

(为了躲避三次亲友的追捕,改个名字避风头x

文笔不怎么样,修炼ing
想变得甜甜甜甜甜甜qwq

这个号只发全职相关。

偶尔会写沙雕文爽一下,不会无脑黑遍。
-

蓝雨粉。你药压我庙。

张佳乐/黄少天/王杰希/刘小别/徐景熙

杂食。
bl/bg/gl/男你/原创女主都可能写。

bl主双花/王喻/郑徐/周翔/叶黄/喻黄/喻王
bg主别柳/杜柔/肖戴/昊戴/华楚/张楚

cp可拆,不逆,自行避雷。

-
雷点不讲了,tag屏蔽设置是个好东西。

-
有cp啦,是我最喜欢的鸭鸭☆彡▽`)ノ  @乔皖南qwq

[别柳24H/刘小别生贺]飞鸿踏雪泥(上)

.我流别柳   瞎扯的古风江湖Paro

.别哥儿生日快乐♡

.就送个非非给你当生日礼物吧x

.分上下篇真的不是因为我没写完(。

.emm原谅一下刚开学忙炸的高中狗叭QAQ

.下篇咕咕咕了!

.最后表白一下联文组和群里的太太们!(・▽・〃)太太我喜欢你很久了!太太你一直在我特关列表里的!!(超激动)

.不嫌弃我拖后腿真是太好了啊呜呜呜qwqq

————————

柳非这天不知怎么想的,换了一套没怎么上过身的新衣裳又好好打扮了一番,打算溜出中草堂到街上玩,没想到刚踏出门没几步,就瞄见不远处一个模糊影子晃荡了过来——柳非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他们中草堂现今的大堂主王杰希,不由得略带心虚地停了脚步,低着头咬着嘴唇俯身一拜。

王杰希扫了她一眼,似是对她出现在这里感到有点惊讶,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示意柳非看自己身后:

“喏,那是我跟方士谦捡回来的俩崽子。”

柳非入中草堂也有了大半年的时间,对他们大堂主那番说话腔调摸得也差不多了,但是这次她倒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许是因为方才过于紧张的缘故,她一直埋着头,竟全然未觉王杰希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年。

……还是两个那么好看的少年。

柳非脸有点微微发烫,却又悄悄翻了一下眼睛,好看有什么用呢,她柳非可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心下这般思忖着,她却忍不住又抬眼细细打量着二人。

那两个少年都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却已经有了分明的棱角线条。

白衣那个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底分明却藏着那么一抹清浅而狡黠的笑意,乍一看是个好相处的人,然而柳非幼时离家,这些年来也看遍了不少人事,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善茬。

这连柳非一个小姑娘家家都看得分明,如王杰希这般有怎会不知。中草堂收徒向来都是规矩森严的,偌大的堂中也总是人烟寥寥,王杰希却把这人带了回来……柳非望着那人的神情模样倒是有几分像那中草堂二堂主方士谦,心下便也了然。

柳非叹了口气,索性不再去看那人,把目光移向了站的稍远些的另一人。

那人一袭淡青衣,长身玉立。葱白的纤指微微摩挲这腰上泛着寒光的佩剑。还在生长中的少年身形极瘦削,个头却是高挑,那气势也让人拔高了几寸。白净的脸上生的是一副萧朗眉目,薄唇紧抿,眉梢斜飞入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就那么冷冷地盯着人瞧,带着那么点京城名门出身的纨绔和自命不凡之意。

呵,倒是一副薄情相。

柳非在心里轻哼了一声,然而望着那双眼,大脑却一片空白。

“师姐好!我叫袁柏清!”

柳非正发着呆,少年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薄情,柏清,柳非因这巧合不由得一愣,抬眼细看却发现开口的并非那青袍的高瘦少年,而是他身旁的那个小方士谦。

柳非莫名地觉得有那么一丝丝不爽,但她很快就敛了样子朝那小师弟微微笑了一下,又忍不住把目光悄然移到旁侧之人。

那少年敏锐地察觉到了柳非在他周身上下流转的目光,抢在柳非开口之前撂了话音:“柳师姐。”

这一声温恭的“师姐”叫的柳非心下受用,面上却仍强撑着端着一副前辈架子,从鼻子里“嗯”了一生算作回答。

“柳非,你呢?”

“刘小别。”声音清冷,一个多余的字也懒得说。

“刘小别……小别……这名字倒是好记,也蛮特别,怎么来的?”

柳非轻声说着。她开口向来是率真直爽,想什么说什么,这一次却是把“刘小别”这三个字在心上反反复复地烙了好几回,只不过她自己倒是浑然不觉。

刘小别扫了她一眼,将唇抿得愈发紧了,也没有答话的意思。王杰希前脚刚走,少年人便连个样子都懒得装,凛冽的傲气几乎是肉眼可见。

柳非想起这人刚刚还一副乖巧样子叫她“师姐”,便没来由地心头郁结,尚带着三分火气直接叫了那人名字:“刘小别!”

“嗯?师姐又有何事?”刘小别似是有些惊讶,细长的柳叶眉微微一动,却是不自主地顿了脚步,望着柳非。

“我们中草堂向来有个规矩,新入堂的弟子都要和前辈比试一番才可进了这门。”柳非抬手向着她身后的中草堂正殿大门遥遥一指,笑吟吟地朗声道。

“你今天在这遇见了我倒也是缘分,不如就让我来吧,正好叫我看看这一年来第一次招进来的新人是个什么成色?”柳非早就收了方才那副委屈又生气的样子,此时的她笑着,略带挑衅般地看着面前那面容清秀的少年。

其实哪有什么规矩啊,不过是中草堂的小公主想借机和这新人多聊那么几句。其实也有点想给他个下马威,谁叫他方才对我爱答不理的,柳非瘪了瘪嘴。

刘小别看她那模样就知道柳非纯粹是在随口胡扯,怎么偏就找他一个人来战?虽然不懂这师姐打的什么小算盘,但他刘小别可从来是个有战必应的人。

刘小别再往自己小伙伴那边瞟了一眼,发现袁柏清已经给他俩腾出来了战场,抱着胳膊站在一旁一副准备好看戏的模样。

刘小别心下好气又好笑,瞪了袁柏清一眼,懒得理会他,干脆深吸一口气,直接提着剑向着柳非迎了上去。

“叶下红。”柳非见他已提剑冲了上来,忙着先自报名号,挑了挑眉。握紧了手中的鞭子。

“飞刀剑。还请师姐多多指教。”

寒光骤然四起,剑影中心的那少年还不忘开口报了名,带着那么些隐隐约约的炫耀和骄傲。

柳非微微愣神,“飞刀剑”是江湖上近两年来新秀当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之一,不少人甚至称赞他的天赋假以时日是能威胁到剑圣黄少天的存在。柳非确实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少年,这少年还被堂主带回了中草堂。

不过若是细想来倒也不奇怪。刘小别周身冷淡疏离的气场也真是像极了江湖名剑客,至于黄少天那样的异类却是能成为剑圣,也是令人颇为无语。至于怎么来到中草堂,估计是方士谦捡着那袁柏清的时候被一道顺回来的吧。

柳非本就极聪颖,一瞬间就想了不少东西,只是这一瞬间的分神细想也足够那人冲到她身前了。

刘小别也不愧为“飞刀剑”之称,他的剑当真是极快的,柳非不过是一个晃神,视线就已被灼目的剑气霜华所覆盖。

她急忙抽身想要退去,急促地挥出手中的长鞭,然而望着剑影中的少年,那只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

柳非因着原本是想溜出去玩的缘故,因此身上并未佩剑,长鞭对上剑本就有所不及,加上她方才好几次的“重大失误”,免不了渐渐落了下风。

完了,我中草堂唯一的女弟子的一世英名啊,全毁在刘小别这儿了……柳非绝望地心下呐喊。

柳非见自己渐渐难敌,索性收了手,依旧扬着下巴强撑着维持着骄傲的神色:“行吧,规矩是中草堂定下的,为了放你进门我故意让着你两下,不然你怎么能打得过师姐?”

袁柏清见状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师姐要说放水那这也未必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

结果被柳非狠狠地一剜:“笑什么笑!他可还弄脏了我今天新换的衣裳呢!”转身气鼓鼓地走了。

刘小别望着柳非干脆利落转身离去的影子,呆了半晌。

中草堂唯一的女弟子柳非叶下红,这般特别的人物他自然也是听闻过的,只不过他听到的那些无一不是形容这柳非有多桀骜不羁,跟虎狼一般,今日倒是真的见着了,却只觉得像是只张牙舞爪的小花猫,想来还怪可爱的。

袁柏清见刘小别在那儿站了半天也不说话,凑过去打趣道:“怎么样?看上那师姐啦?……其实我觉得她人还挺不错的,就是……哎哟!”

“就是什么!走啦!”刘小别把剑收回鞘中,拿剑柄往袁柏清头顶敲了一下,便要甩手离去。

袁柏清委屈巴巴地捂住头跟了上去,正巧看见刘小别薄薄的面皮上已染了一层隐约的绯红。

——

第二日王杰希召来了中草堂的全体弟子,算是这俩新人的正式入堂拜师的小仪式。方士谦看样子也是对这俩人格外在意,连素来要么待在屋中懒得见人,要么云游四海找不到人的这人都亲自出来,参加这个因为正副俩堂主都懒而变得越来越水的仪式。

“再怎么说我也是小袁儿他师父嘛,哪有师父不来的道理。”方士谦笑着往袁柏清的头上使劲砸了两下,“诶呦小别也在啊,看那儿,那边那个大小眼才是你师父。”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同时还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拜见方堂主。”

“去去去你的,你那表情跟什么似的,都是假的师徒情,一边玩去。”方士谦顺手把袁柏清和刘小别赶到一边就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一样回过身来。

“人你们俩都差不多见过了吧,给你们着重介绍一个人,”方士谦挤挤眼睛,“喏,那边那个妹子看见没,中草堂上下唯一的女孩子,柳非!好好珍惜着!”

“哦。”看在这人也不知道他们昨天就见过的份上,还是再原谅他一次吧。

于是刘小别只能再一次温顺乖巧的叫一次“柳师姐”,这次柳非却是和昨天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叫师姐干什么,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柳非眨了眨眼,面朝着他微微含笑,眼睛却也不看他,“你是叫刘小别是吧,中草堂欢迎你啊。”

行吧,这是假装不认识他呢,谁知道是因为那件衣裳还是因为其他人都在……或许有其他可能性也说不定?

——

中草堂人数虽不算多,面积倒是极大,然而自那以后柳非和刘小别倒是时时能碰上,说起来那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又这么遇见几次之后一来二去也便熟络了起来。

柳非和刘小别本就年纪仿佛,也没人会真在意虚长的那一年资历有何区别,只不过是柳非时不时会逗着刘小别玩,哄他叫自己“师姐”,只是自那次以后他就再不也肯这么开口。

说起来二人的相处模式倒是蛮奇怪,遇见了惯例肯定是要先打一架的,不过到后来就演化成了干脆打嘴仗。他们都不是话多的人,刘小别更是对那个话痨剑圣烦的不行,但是和柳非一起光是拌着嘴玩就能那么说上一个下午。

他俩被中草堂所有人看在眼里,也默默地记在了心里。全堂上下谁人不知那江湖新秀“飞刀剑”,又谁人不知独苗女弟子柳非,他们二人这般样子,本人或许还没想到什么,围观群众却都早就心知肚明。

他们二人一路走来各自都经历了不少风雨,炼成一身的傲气和锋芒,锐利的尖刺毫不收敛,不知会何时会扎到何人。尽管他们俩无时不在吵闹争斗,吵嚷喧闹而哄哄烈烈,然而手中的剑和言语的刺却从未真正伤到过对方一丝一毫。

哎。

看来中草堂的小公主要保不住咯。

——

tbc.

[兴欣日常]群聊让世界充满爱~爱~爱不完~

.兴欣粉似黑
.日(沙)常(雕)向
.也许似乎大概会写系列吧
.依然文笔渣+ooc
————————

众所周知,荣耀职业联盟除了一个职业选手群以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促进选手之间友♀好♀交♀往的私群,此刻,理智的兴欣良心安文逸正冷静地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他的聊天列表。

 
然而,安文逸同学盯着置顶群聊的第一个,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黑了下去。

“咳……这是……兴欣战队的选手群……”

谁又知道他在开口之前内心挣扎了多久呢。

——

“喂喂喂!”陈果又一次扯着嗓门叫来了兴欣战队的众人,“我说……咱战队都成立了这么久了怎么也没个官方的选手交流群啊?”

“啊?那种东西……也没太大必要吧……”叶修懵了一下,“不是都互相都加过QQ吗……再说,有什么事咱训练室就这么大点儿地方,招呼一声不就都听见了吗,你看你刚刚不就是用喊的……”

“嗯,所以说陈大老板呀,形式主义要不得。”魏琛一本正经地接话。

二人毫不意外地被陈果狠狠地瞪了一眼。

“果果你要建群啊?建就建呗,我无所谓。”唐柔在一旁噼里啪啦摁着键盘,抽空回头看了一眼。

陈果无奈。

“群?什么群啊?职业选手群?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那个群里不是有很多很多人嘛,那个狮子座还有那个戴眼镜的流氓都在啊……”包子一头雾水地望向几人“不过老板你要建群就建吧,虽然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有个朋友跟我讲,群聊让世界充满爱~爱~爱咦哟~……”

眼见包子有继续唱下去的趋势,罗辑眼疾手快地扑上去捂住了包子的嘴:“嗯嗯嗯你说的对,建群建群!”

同时罗辑大爆手速点开界面创建了一个新群,又挨个邀请了兴欣的众人。

莫凡诧异地往这边看了一眼,最后也是点了同意。

[“兴欣战队选手群”创建成功!]

罗辑放开包子,暗自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还没有放心多久,魏琛就凑了上来。

“小罗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形式主义要不得吗,你看看你取得这个名字,什么玩意儿啊……”

有、有什么问题吗?这个名字明明很正常的……罗辑懵逼。

然而,正常的东西或许会在任意一个战队中出现,但这个战队一定不是兴欣。

方锐也往罗辑的电脑屏幕上瞟了一眼,对魏琛说的话深以为然:“是啊是啊,我们大兴欣这种战队,怎么能用这种名字呢,一点都体现不出来我们的战队文化!”

战队文化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们有过这种东西吗……兴欣众人心下默默吐槽了一句。

然而魏琛和方锐已经凑到一边开始窃窃私语。

“我觉得这个东西吧……一定要有气势,以后别人来的时候一看,哎呦呦,这名字,一看就是个不得了的战队…啧啧……”

“说的对!气势!”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晃到了这边来,猛地一挥拳头,大喊一声,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干翻霸图!干翻轮回!干翻蓝雨!干翻微草!”

包子继续边挥拳头边嚎。

众人齐刷刷地沉默了几秒,最后还是叶修先开了口,语气格外诚恳真挚:“其实吧,我觉得包子这个思路还是挺不错的,毕竟我们的目标就是这样啊……”

实际上胸藏热血的前霸图粉丝安文逸茫然地眨了眨眼,微微颔首:“嗯……”

“是吧是吧!小安你也觉得这个特别好对吧!”包子抓住安文逸的一只胳膊晃来晃去。

方锐和魏琛对视一眼,开始把众人的思路往歪了上疯狂扯。

事实证明这两个人在洗脑这方面加的技能点还不少,到最后连罗辑都扶着眼镜说道:“但是……这样子是不是有点太简单粗暴了啊……”

“那好说那好说,换几个词就行了嘛!”魏琛摆手。

众人纷纷侧目,你是不是对于“简单粗暴”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这种事情交给我来!”然而包子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认真地眨巴着眼睛看着兴欣众,“干翻不行的话……踹?踢?抡?锤?砸?扔?……”

小流氓的词汇量有时候也是很丰富的。

罗辑建的其实是个众人都可以随便改名字的讨论组,所以等他再转完一圈回来的时候,群名称已经被魏琛和包子自顾自地改完了。

“?拳、拳打霸图……呃……脚踢轮、轮回…………”等罗辑震惊着磕磕绊绊读完之后,苏沐橙和唐柔已经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名字倒是很有兴欣风格呢~”苏沐橙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看着这一屋子的人,脸上愉悦的笑容比广告海报上的显然要真诚许多。

“不错不错!相当霸气!”魏琛噼里啪啦鼓掌,转头又去问方锐,“那战队文化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方锐叹气。

“哎哎哎!”陈果看着事情越来越朝不可控的方向狂奔而去了,再一次大喊。

唐柔悄悄拉住陈果:“果果啊……你看,他们这样不也挺有意思嘛,多好……”

陈果看了那群人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到底哪里好了哎喂!

“果果……你看,这个这个,网上现在都有人把兴欣叫做疯人院诶,是不是有点贴切?”唐柔看着对面争吵疯闹的几人,一边笑一边随手点进论坛,试图转移陈果的注意力。

“疯!人!院!”陈果恶狠狠地大声重复了一遍,她觉得这个形容实在是太适合这些人了,她还觉得自己也要疯了。

“诶老板娘你也看过那个帖子啊,特别有意思是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路过的方锐大笑。

“我也记得我也记得!那个好像很火的样子……”苏沐橙托着下巴沉思,“好像还有什么霸图养老院蓝雨和尚庙之类的……微草是幼儿园,轮回……”

“牛郎团?”苏沐橙微笑。

“企鹅帮?”包子完全状况外。

“直男队?”方锐意味深长。

“男神教?”唐柔翻看着论坛。

“卧槽什么情况啊那群小子居然有这么多称号,而且好像哪一个都比兴欣强啊!”魏琛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始在训练室里瞎吵吵。

“就是!男神教是什么玩意儿!我微博底下还一群人嚷嚷着给我生猴子呢!”方锐也跟着继续嚷,“这个看脸的世界啊!我也很帅的好么!只是黄金右手掩盖了我的光辉!”

“而且他们的衣服真的很像企鹅!”包子紧随其后毫不留情的吐槽。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唐柔无奈。

“哦?啊!”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齐齐扑向电脑。

唐柔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包子疯狂大笑。

“很好很好。”方锐领导式微笑鼓掌。

“嗯。”魏琛蜜汁微笑。

罗辑好奇地看了一眼……突然沉默。

安文逸好奇地看了一眼……突然沉默。

乔一帆好奇地看了一眼……突然沉默。

“哦你们也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合适是吧?”魏琛突然大喊。

几个小辈们默默松了一口气,看来前辈还没疯。

魏琛转头跟包子说教:“你看我就说吧,大家的反应已经证明了,这个名字是不能这样起的,我们需要更有意思一点……”

“哦……”包子有点郁闷的应了一声,随即蹦了起来“哦哦哦!要有意思!好啊好啊,我喜欢!”

魏琛大手一挥再次改了名字,同时还把讨论组改成了群,并且顺手把自己设成了管理员。

“都不许改了啊!”魏琛一锤定音。

乔一帆瞟了一眼群名,结果被水呛得死去活来。

罗辑试图挣扎着改回最开始的名字,但是每次都会被魏琛秒改回。

莫凡望着自己好友列表里突然多出来的一个陌生群名字,面部表情抽搐了一下,手一抖,然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确认”。

[您已成功退出群聊]

——

此时此刻,兴欣底线安文逸同学,正以一副自暴自弃生无可恋的神情,为我们非常感情充沛地朗诵了这首由兴欣众人合作填词的文学作品。

《兴欣战队职业选手群》

拳打霸图养老院!

脚踢微草幼儿园!!

左手一个蓝雨庙!!!

右手一个微草药!!!!

啾咪♥~!!!!!

朗诵结束,安文逸毫不犹豫地屏蔽这个同名群组,嗯,眼不见心不烦。

还有,据说最后那句“啾咪♥~”,是某位积极透露姓名的魏姓前辈,想起霸图战队及其队长后,有感而发后的结果。

[黄少天中心]少年.(18岁生日快乐♡)

.爆肝赶出来的辣鸡产物 超级短
.ooc预警
.喻黄郑友情向
——————
今天是黄少天的生日,喻文州也是开了个特例准许他可以逃一次上午训练——原本的计划是大家上午照常训练,下午一起给他过生日来着。但是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却不抓住这难得的偷懒机会,和往常起的一样早,或者说比往常起的还要早一些。

他赖在床上打开手机,职业选手群已经是满屏的生贺,难得的在他不说话的时候也如此的热闹——虽然还是和他有关。微博也早就被粉丝们刷屏,黄少天看着不断弹出的一条条消息却并不急着回复,一旦被队长看到了他可就没办法继续赖在床上不起来了呢。

不过……黄少天看着群里几乎刷屏一样的“黄少天前辈生日快乐”突然间有点恍惚。

【被一大波后辈淹没不知所措.jpg】

我也曾是新人后辈啊。
黄少天这样想着。

原来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嘛……

那年黄少天18岁。

不是初出茅庐的天才新人,更不是战场上一击必杀的妖刀。
而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出道首秀,和同伴们一起疯狂加练的小少年。

但是多年以后的他只记得那个夏天格外的热……唔……也许是因为训练室的空调坏了。

那一天确实是热的不一般,黄少天努力想用这个借口来掩饰自己训练时的心神不宁。

从来都是众星捧月般被围在中央的黄少天发现在这个重要日子里,身边的人都格外地安静,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并没有人理会今天是什么日子。
一个也没有。

黄少天有点失落。

可是他知道,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人也都知道,这时候最重要的日子,就是下个赛季,黄少天,蓝雨双核的出道首秀。

距离出道也只剩一个月了,自己果然不应该影响众人的吧……一向骄傲的少年的自尊心逼着他反复地告诉这自己这件事,而那双修长的手在键盘上飞舞的轨迹却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凝滞。

好不容易熬到训练快结束时,黄少天听到特意来训练室指导预备队员的队长方世镜轻笑一声,敲了敲桌子“训练时要专心一点啊。”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听见了下一句,“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吧,都来给少天过生日吧。”
黄少天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小伙伴“你们今天是不是又计划好了什么?”

喻文州笑而不答。

……好吧,自己应该猜到这个结果的。
面对喻文州的微笑,黄少天一瞬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没有准备吗?那我可就走啦……”
黄少天说着居然还真的站起了身准备走出去,不过他倒还拉着了另一个小伙伴郑轩,后者一脸茫然地望向训练室里的众人,拖沓着脚步被黄少天拉了出去。

黄少天是打算在自己成年时这个重要的生日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来着,不过他到现在也没有想好,于是干脆放弃了俱乐部里的蛋糕偷偷跑了出去。其实每个人每年的生日都是差不多一样的过法,比起被抹上满脸的奶油黄少天还是打算选择一些别的东西。

于是他就拉着郑轩坐在了离俱乐部不远的一家大排档。

对面的郑轩一脸生无可恋:“你是今天的寿星诶,就这么跑掉了真的好么,万一被发现了……唉,压力山大……”

“可是已经被发现了啊……”郑轩身后的喻文州挥了挥手,又见那个熟悉的微笑。

“文州文州!”黄少天叫起来,“你怎么在这里啊不对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俩在这里啊!!队长和其他人发现了么发现了么?他们怎么说啊啊啊?哎要是没发现的话文州你不要告诉他们好不好啊~”

今天明显有些兴奋的黄少天的嘴巴更是一刻也停不下来,从见到喻文州的那一瞬起就咧着嘴露出来了那颗小虎牙,最后一句竟还带了一丝孩子气的撒娇腔调。

喻文州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回答了,但是听着黄少天那一句句明显是以感叹号和逗号结尾的问话,喻文州果断的放弃了回答这一想法,反正话痨的自说自话虽然是希望别人的应答的,但是就算是完全没在听他也可以讲单口相声嘛——十八岁的喻文州就已经比联盟众人提前了不知多少年就弄清了与话痨交流的正确方式。

喻文州看着眼前吵吵闹闹的黄少天和他身边的那人,后者脸上清晰地表达着“我是郑轩 我是被黄少拉过来的 但是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只知道我现在压力山大”这么一长句话……

这二人未来的队长无奈扶额。

他们两个虽说是从俱乐部溜出来的但是未免也太过明显了点,方世镜看在黄少天生日的份上倒也是允许了他出去闹腾一下,更何况还有一个喻文州跟了出去。

当然,方世镜后来才明白以貌取人真的很不对。
(可是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姓群众表示这真的是很有道理的,看那个清新脱俗的大小眼就说明那人绝对是个傻子,方家的另一位当年是这样讲的。)

“文州文州!”黄少天继续叫。

十八岁的黄少天早就不是青训营里那个仗着天赋飞扬跋扈的新人了,对喻文州的敌意也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当中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如今的他早已做好了与那人组成联盟最棒的组合,在追求荣耀之路上并肩而行的充分准备了。

于是喻文州就那么站着听他叫个不停。

在18岁以前的黄少天叫的是“吊车尾的”, 而18岁以后的黄少天叫的是“队长队长”,只有这一年,刚满18岁的黄少天,亲昵地叫他“文州”。

“……文州?文州既然你也在这那我们三个正好就一起来庆祝一下吧!祝我生日快乐!也祝我们马上就要出道啦!”黄少天举起一个杯子,一饮而尽。

“啊?这么快就要出道了啊压力山大,黄少生日快乐,黄少加油……欸?黄少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郑轩眯着眼睛懒洋洋地随口应答,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是饮料啊?难道不是饮料吗?”黄少天被吓了一跳,一脸无辜地眨着眼睛反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酒。”喻文州依然保持微笑。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讲,酒也是饮料的一种,但是喻文州显然并不想给他解释这个。

“啊……这样啊……”黄少天有些尴尬,停顿了一秒钟“哎不对我已经成年了诶 喝酒有什么啊 我知道都说职业选手不能喝酒的可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出道不是嘛 而且今天是我生日啊 以前魏老大在的时候不也是经常出去喝酒的嘛……”他絮絮叨叨着又拿起了杯子。

喻文州和郑轩摇头,黄少天的酒量显然并不怎么样,更何况这还是一只刚刚成年的黄少天。
黄少天晃了晃空了的玻璃杯,脸上有隐隐约约的一抹绯红,不过显然不是正常的红晕。喝醉了的黄少天和两人想象当中的还是有些不一样,没有叶修的瞬间晕倒也没有张佳乐的蜜汁歌单循环。

……他和往常好像并没有什么两样。

黄少天盯着面前的二人,眼神清明,似乎毫无醉意。

但是与黄少天一同在训练营里成长起来的二人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反常。

往日的话痨少年过于旺盛的表达欲似乎都已经被那两杯酒精封印住了。他只是那样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二人,又像是在看着未来,视线在远处某个点似有了一瞬的交集。

被他盯得久了,喻文州镇定自若的微笑也有些要挂不住的迹象,郑轩则默默地移开了头。这时的黄少天才像突然清醒过来一样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眼圈倒是先红了一片。

嬉笑打闹多了很少有人注意这个话痨除了活泼外向以外的另一面,只有这时完全放松下来的他才容忍自己流露出那么一点脆弱来。

少年的长睫毛有些微的湿润,一滴泪和他的声音同时落了地。

黄少天的声音极轻,喻文州和郑轩努力地分辨出来了反复出现的几个词,郑轩努力地想要从其中理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和黄少天一起走过了那段少年时光的喻文州几乎听到时就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蓝雨、魏老大、文州、叶修、夜雨声烦、双核……

“……还有……蓝雨,冠军!”

喻文州和郑轩一愣,这句话被黄少天猝不及防地大喊了出来,因为太过大声和突然,连声音都走了调……也可能是因为……喊完这句话,他终于压抑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加上之前的一句,他们这一桌显然已经成了路人的焦点。

当然三人谁也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黄少天渐渐安静下来,趴在桌子上进入了睡眠状态。喻文州望着并不是太干净的桌面微微皱了皱眉,伸手把他扶了起来,旁边的郑轩飞快地瞟了喻文州一眼,紧急刹车把自己原本打算生拉硬拽的动作改成了小心的搀扶。

喻文州望着摊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不自主的放轻了呼吸,又重复了一遍那句话“蓝雨,冠军。”

郑轩脚步一顿,“嗯”,他轻声说,一扫之前慵懒的颓态,清澈的眸子被坚毅与认真的神色占据,悄悄把那句“冠军啊……压力山大”吞进了肚子。
  
 
  
嗯,我们的蓝雨啊,一定是最棒的队伍。
我们的小剑客啊,也一定是最棒的王牌。

18岁的少年们在这个夜晚望着头顶的星空,望着他们的未来,眼里明晃晃地流溢着“梦想”和“希望”。

[国家队中心]众人凯旋归来后的采访

.随随便便的一个脑洞而已
.私设世邀赛国家队冠军(那当然啦!)
.ooc有
.国家队全员出镜
.存在隐藏cp或一句话cp

————————假装这是个正经的分割线————————

☞首先恭喜国家队的各位取得了冠军,请问大家现在的心情如何呢?

周泽楷:【欢快地晃呆毛】开心!……嗯!很开心!

叶修:【死鱼眼】好累,终于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了……

张佳乐:【激动地转了个圈】……卧槽我居然有个冠军了!还是世界冠军!卧槽卧槽卧槽!…………嗯,咳咳……很高兴,特别高兴,非常高兴!

黄少天:哎我说你啊你是第一天当记者么 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 那当然是高兴开心兴奋激动啦 你看连周泽楷都会回答 那你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嘛 你看谁的回答不是这样呢?(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姓“路人”:比如你的,还有叶不要脸的。)所以我们来讨论下其他问题吧比如说……

(记者:好的好的好的!这个问题到此结束!结束了黄少!赶紧下一个下一个!)

☞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么?

周泽楷:【脸红】谢谢!嗯……谢谢大家!……每一个人……

黄少天:哎我推荐你们去看一下和H国第二场比赛的个人赛!特别精彩的!那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超级厉害,那个大招放的恰到好处简直是神来之笔!!(喻文州:【扶额】少天,别闹了……)【突然紧张】呐……谢谢大家,真的特别感谢………当然最感谢的还是我们亲爱的队长啦!

喻文州:【一本正经】嗯。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我们没有辜负你们的期待,感谢身边的队员们一直以来的付出与努力,感谢国内给我们力量和帮助的队友们,感谢一直为我们加油鼓励的粉丝们,谢谢大家,我们成功的做到了这一切……

张新杰:【认真脸】是的。尽管过程当中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国家队的队员们和支持我们的人们一直都没有放弃,最终才能做到这一切,这个冠军不只是我们队里成员个人的,也是属于所有人的,这是国家的冠军!

(记者:我去画风一下子正经起来了好不适应……)

☞世邀赛期间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能给大家分享一下么?

方锐:什么算是有意思的事情啊……【思考ing】比如……刚到苏黎世的那几天张新杰一直没调整过来时差ooc到惨无人道的这种算么?(张佳乐:【惊恐】不算不算!这属于可怕的事情!)

黄少天:那我给大家说一个吧 来来来要听的过来排排坐啊(唐昊:谁特么跟你排排坐!滚滚滚滚滚!) 在苏黎世的时候不是要分房间嘛 所以孙那个谁和唐那个谁就分在一个房间 他俩啊……

唐昊:你闭嘴!

孙翔:对!黄傻天你闭嘴!要是让人知道我跟唐日天为了到底要不要快递六个核桃过来打了一晚上而且把枕头顺手丢隔壁方锐房间还他妈不小心砸着他了他死活不还给我俩没法睡觉那我还不如丢死人了算了!(唐昊:要不然我就现在弄死你啊孙羊羽?)(孙翔:来啊唐日天谁怕谁啊jjc走起!)

☞记者:呃……那什么……还有没有谁要来说一下的?

李轩:那我来吧我来吧!就他们这群人啊,每人每天都会给一个不明人士打电话,还所谓“讨论战术”,要不要脸了都!啧啧……整个宿舍都散发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黄少天:你胡说!我和队长就没有!)(孙翔:对!我和唐日天也没有!)(张佳乐:我靠木子车干那你还要不要脸了,天天回宿舍“阿策阿策”的叫的那人谁啊?!)

(记者:我去采访这群人太他妈不容易了……来!让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

☞回国后大家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

叶修:不是一开始就说了么回去好好睡一觉啊………

周泽楷:【沉思……】………………………………前辈,差不多。

楚云秀:补电视剧!我靠国外这什么条件啊根本没法翻墙看到国内的电视剧更新!【掀桌】

苏沐橙:陪云秀看电视剧……嗯……在这之前要先去买几包五香味的xx瓜子,国外都没有卖瓜子的呀……【掀桌+1】

张佳乐:【激动地又转了个圈】和大孙面基,扑到他身上抱紧他,然后告诉他我终于拿到冠军啦!!

方锐:【把转晕了的张佳乐按回去】和林大大面基,扑到他身上抱紧他,然后告诉他我拿到世界冠军啦!(张佳乐:你妹←_←)

李轩:和阿策面基,然后告诉他我也拿到冠军啦!(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扑到他身上抱紧他”呢?木子车干你是不是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已经拿到了世界冠军,那么之后的打算呢?

叶修:我要是再复出一次大概会被身边这群人打死吧…… (苏沐橙:我就不会呀^_^)(黄少天:可是我会^_^)(张佳乐:诶呀我也会^_^)(方锐:是的是的我们都会^_^)(叶修:我去方锐你队友爱呢!)(方锐:你都退役的人了谁还和你队友!还爱!爱你妹啊!)(苏沐橙:【懵逼】………叫我???)

肖时钦:这次世邀赛收获了很多,回去会整理出来,希望能带着雷霆走的更远。

张新杰:就像韩队常说的,霸图会一如既往!

张佳乐:继续努力,争取拿到一个国内冠军QAQ……

王杰希:这次比赛的经验对于回去之后的比赛会很有帮助,希望能率领微草再夺得下赛季总冠军!

喻文州:这次比赛的经验对于回去之后的比赛会很有帮助,希望能率领蓝雨再夺得下赛季总冠军!杰希呀,冠军是蓝雨的^_^

王杰希:是微草的!以及喻文州你复制粘贴怎么比我都懒啊……

黄少天:我们队长还是国家队队长呢!没你懒!还有,冠军是蓝雨的!(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有两个人怼死你!)

(张佳乐:喜闻乐见围观庙药互怼哈哈哈)(张新杰:为了避免他们再怼起来你应该改成“药庙/庙药互怼”)(黄少天:不服!张新杰你为什么把药庙放在前面是不是有私心啊!来啊jjcPK一场敢不敢!)(张新杰:………………)(张佳乐:我靠黄傻天你要不要脸跟一牧师PK啊!)(黄少天:喂喂喂那是谁说的暴力牧师啊?出来PK啊!)

苏沐橙:…………可是我觉得冠军是兴欣的呢。【女神の微笑】

方锐:对,兴欣的!(黄傻天看到没,我们也两个人,不服憋着!谁跟你PK!)

周泽楷:………………轮回!嗯!【超认真】

张佳乐:霸图霸图霸图!我爱霸图!我要冠军!张副队你也来啊我们霸图也两个人呢!

张新杰:【抬手】时间到了……

☞记者:【泪流满面】此次采访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嗯咳咳,配合……希望各位选手以后也能取得好成绩,期待下次的采访……(不不不我他妈一点都不期待下次 谁再来采访你们谁傻X——)

——————————假装这是个正经的分割线——————————

其实我个人觉得采访梗还是挺有意思的(:з」∠)_好好的职业选手为什么就这么难采访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з」∠)_

括号里的字你们就当他们是在交换脑电波,啊呸,眼神交流好啦(:з」∠)_

我也没想到我的lof首发就给了这么一篇奇奇怪怪的东西(:з」∠)_tag算是随便打的(大概是出场比较多的几个人?)(:з」∠)_